韩国美女比基尼图片|韩国美女疯狂夜主演
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小卡片承載中國ID 方寸間記錄時光流轉

2019-10-08 20:34  來源:平安北京 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郭莎莎
字號  分享至:

小小的一張身份證,是每個人獨一無二的身份證明。“從無到有,從第一代發展到第二代,我有幸親歷了身份證變遷的全過程,這份記憶終身難忘。”今年53歲的陳一心,現任北京市公安局人口管理和基層工作總隊辦公室副主任,對身份證的變遷如數家珍。

“我相信每張身份證背后都有一個故事。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輕人去了解這方寸之間背后的變遷,讓更多人回味那段歷史。”陳一心說,那也是他們這輩人的青春歲月。

陳一心搬出制作第一代身份證時使用的鉛字打印機

    “靠人工建立起人口信息數據庫”

     在北京市公安局的檔案室里,至今仍擺放著一排排50年代老式的木柜子,這毫不起眼的陳舊的柜子里,按姓氏分門別類存放著1000余萬張人口信息卡片,仿佛在訴說著歲月的變遷。

90年代,民警在整理人口卡片。

陳一心說,如今身份證就如空氣和水一樣,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其實,在新中國剛剛成立的時候,人們并沒有身份證。公安局通過手寫的人口卡片進行人口管理。

那時,只要年滿16歲,就需要建立一張人口卡片。為此,市公安局專門從全市調來名字寫的最好看的警察,負責填寫、保管人口卡。一張張手寫的紙質卡片,記錄下每位公民的姓名、住址等18項個人信息。

人口登記卡

“這項工作看似簡單,但是非常繁瑣。每位民警要管理數十萬張卡片,每個環節都不能出錯。相當于靠一筆一畫手寫、人工分類建立起龐大的人口信息數據庫。信息不僅要真實全面,還要能快速檢索查詢。”陳一心感慨道。

到了80年代,在改革開放浪潮中,經濟活躍起來,人口流動頻繁。不管是走親探友還是出差,出門沒有介紹信,就買不到車票、住不上招待所。可介紹信容易損壞丟失,開具流程繁瑣,出臺統一的身份證明迫在眉睫。

“中國人從此有了唯一的身份代碼”

1984年4月6日,國務院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證試行條例》。

80年代,民警手繪的宣傳畫呼吁市民領取一代身份證。

8月30日晚,文化部宿舍大院里排起了長隊,氣氛熱烈的像過節一般。原來,中國首批居民身份證發放儀式在這里舉行,38歲的女高音歌唱家單秀榮成為第一個領取第一代居民身份證的人,當晚還有380位市民拿到了屬于自己的身份證。中國人從此有了唯一的、終身不變的身份代碼。

1984年全國首發第一張身份證

1985年,陳一心畢業后被分到市公安局戶籍處居民身份證管理科,負責制作發放身份證,從此和身份證結下了不解之緣。

別看身份證只是一張小小的卡片,但制作程序繁瑣,全部需手工完成,要經過填寫、校驗、過塑等16道復雜的工序。

民警正在手工制作第一代身份證

“身份證的制作周期是60天,每道工序一天完成多少都有定額。比如今天擴印,那一天要印5000張左右,如果明天該朔封了,那塑封完2000張證件才能下班,經常累到腰酸背痛。”每當陳一心提起那段往事,似乎總有說不完的話。

陳一心年輕時的工作照

70周年國慶臨近,陳一心從單位的陳列柜里翻出一摞當年手寫的一代身份證,看了又看;他還找出當年制作身份證的鉛字打印字、過塑機,擦去上面厚厚的灰塵。這些“老物件”仿佛帶著他穿越時光,回到了80年代。后來為了提高效率,陳一心和他的同事們開始嘗試用鉛字打印代替手工填寫,很快有了打字速度更快的四通打印機,后來又發展到使用286、386電腦……科技的進步,節約了大量時間和人力。

“走到哪里都要記得自己是中國公民”

一代身份證雖然比傳統介紹信進步了許多,但也存在著制作工藝繁瑣,制作周期長,信息辨識效率低,防偽措施弱等問題。

2004年5月16日上午,北京市換發第二代居民身份證的首發儀式在東城區六十五中學的禮堂內舉行。生產工藝更加先進,制作精良、內置芯片的第二代居民身份證開始進入人們的生活。當天,東城區1300名居民拿到了北京市首批第二代居民身份證。其中年齡最小的是7歲的趙熙然小朋友,他成為北京市第一位申領第二代居民身份證的未成年人。“坐飛機、住旅館都要用到身份證的。”趙熙然捧著自己的身份證自豪地說。趙熙然的母親耿女士當時接受媒體記者采訪時說,為兒子申領身份證是為了讓他從小樹立公民意識,“走到哪里都記得自己是中國公民”。

7歲的趙熙然領到自己的身份證

“第二代身份證有了質的飛躍。”陳一心說,二代身份證采用非接觸式IC卡技術制作,具備視讀和機讀兩種功能。證件表面采用防偽膜和印刷防偽技術,證件內置防智能芯片。“就算有人偽造,即使能造出‘模樣’,也難以復制‘心臟’’。第二代身份證的生產車間,從電腦自動排版到膜打印機、層壓沖切機、電寫入機,身份證的“出爐”幾乎實現了全自動化。“出爐”后,還有專門的分揀機,自動讀取證件芯片中的信息,將身份證按設置好的受理點分揀出來。

二代居民身份證制作車間

陳一心興奮地介紹道,如今一套流水線設備一天能制作出3萬張身份證,效率大大提高,辦證時間也從過去的60個工作日縮減到現在的10個工作日。

小小身份證邁進互聯網+時代

“警察同志,我父親今年快90歲了,行走不便,我實在不知道該怎么為他補辦身份證。”今年9月的一天,一個電話打進了公安局。原來,89歲的童大爺,在醫院看病期間不慎將身份證丟失,導致無法辦理醫保等手續。童大爺行動不便,無法到派出所照相、補辦身份證,這著實讓他的兒子犯了愁。

得知后,陳一心和屬地派出所民警一起專程上門為老人補辦身份證。“我們讓老人坐在床上,幫他整理衣服、梳頭、擺正姿勢、拍照,還打開電腦,為老人采集指紋等信息。”只用了幾分鐘,信息采集和登記工作就完成了,陳一心告訴老人,等證件辦理好后會第一時間送到。老人激動地拉著陳一心的手連連致謝,高興的合不攏嘴。

老人握著陳一心的手連連致謝

而對于陳一心他們來說,像這樣的故事幾乎每個月都會發生。近年來,北京市陸續推出多項便民舉措,比如為行動不便的老人或者殘疾人上門辦理身份證;每年開學季,去高校集中為大學生辦理身份證等等。

不僅如此,北京市公安局還推出了“網上北京市公安局”,市民可以網上預約辦理身份證,或者通過部分派出所及社區里的24小時開放設備自助辦理身份證。

身份證24小時自助辦理機

30多年來,陳一心經手辦理的身份證不計其數,他說,薄薄的身份證,在方寸之間,記錄了我國社會精細化管理和便民服務的巨大提升,也見證了祖國70年來的發展變遷,還將陪著我們繼續邁向新的旅程。

相關報道

死刑!?“浙大女生被害案”二審維持原判【三...

2018年11月,從英國留學歸來的浙大女生在杭州西湖景區蓮花峰游玩時失聯,后被證實系被告人熊志城殘忍殺害。

13歲少年溺亡,同伴竟燒衣隱瞞不報,最終……

3名同伴的父母作為孩子的監護人應對小芹的死亡損害承擔20%的民事賠償責任,共計5萬余元。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他們為了什么而前行?你知道嗎?

法治路上,我們都是追夢人。

韩国美女比基尼图片 双色球高手论坛网站 时时彩彩票计划群 北京赛车免费永久计划软件手机版 足球冠军是乔丹粉丝 球探比分网 双色球精准杀红号100% 飞艇计划软件破解 北京赛车6码两期滚雪球 欢乐生肖福彩 重庆5分彩计划 让胜让平让负什么意思 游艇会电子游艺app 重庆时时彩大小单双破解 山西福彩快乐十分走势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双色球中奖要按顺序吗